当前位置 : 首页 > 微信游戏接口

迎接中国资本市场第二次互联网浪潮_大白菜_淘股吧

特别声明,在撰写本文时,互联网指数已经首次突破2000点,个别股票的从纯技术指标上看已经严重超买,投资互联网公司请谨慎!97年的时候,当时中国的互联网刚起步,上网人数非常少,现在的知名腾讯、网易、新浪、搜狐都还没有成立,当时上网用户去的最多的应该是创立于95年的“赢海威”的网站,号称中国第一家网络公司,不过这个网站在2002年就已经宣布破产了。为什么第一个提到综艺股份,是因为背后老榕和8848.com,8848背后的资本传奇,可以说精彩绝伦,今天我们资本市场发生的绝大多数资本故事,在他面前都是小儿科。第一次互联网浪潮带给中国资本市场很多新鲜的东西,让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深入中国资本市场和中国股民,今天活跃在资本市场上的传奇资深大佬,有很多都是在那个年代发家成长起来。第一次互联网浪潮也伴生了许多恶俗的东西,包括至今还在影响中国资本市场的一些手法,都是那个年代出生的。第一次互联网浪潮归根结底是给中国人以萌芽,也给中国互联网人更务实的态度做企业,只要是对互联网抱以信心的人士,十年的坚持一定会回报丰厚,不管是投资者还是创业者。昨天说了,技术指标已经严重超卖,进行技术修复是好事,2000点并不是非常高的一个高度,或许他只是半山腰。[淘股吧]原帖由大白菜在2013-07-2412:46发表特别声明,在撰写本文时,互联网指数已经首次突破2000点,个别股票的从纯技术指标上看已经严重超买,投资互联网公司请谨慎!公司成立起来了,扣除房租、机器购置费用,资金顿时又捉襟见肘。他们不敢招募任何员工,工作室是宾馆两个房间,所有工作只靠他们三人。为了提高工作效率,简晶将家搬到了马连洼附近,鲍岳桥和王建华二人则各弄一辆小摩托,每天嘟嘟地跑来跑去。[淘股吧]联众说是1998年3月份成立的,其实那年大年初一三个人就开始各自开干了。“那年春节我第一次没有回老家,留在北京,二月份过完年以后就已经开始工作了,那个时候就我们三个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都称不上公司,相当于是一个开发小组”。回忆起当初创业时的情境,鲍岳桥脸上立刻流露出了光采。联众的框架设计用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完全基于NT平台。接下来,王建华负责服务器端编程,鲍岳桥负责“游戏大厅”的开发,简晶负责具体游戏的设计。到1998年5月份的时候,已经有3个游戏成型,基本上可以玩了。三个月后的1998年6月,北京ISP站点东方网景宣布“联众网络游戏世界”正式开放测试。当时拥有5个游戏:围棋、中国象棋、跳棋、升级、拱猪。看到理想变成现实,三人自然很兴奋,但心里还是没底,定的目标也很低:到年底200人同时在线,注册人数5000个。而公司的榜样则是台湾的一个网络游戏站点。联众起步的时候,它已经有近千人同时在线,“简直太厉害了”,鲍岳桥唏嘘不已。联众刚出来的时候场面比较尴尬。看着开发出来的游戏没有一个人来捧场,三人的心情很是郁闷。不过也是,那时知道这个网站的人一个都没有,哪来人访问。三人各自利用关系到处拉人来看,提意见。就这样,知道联众公司的人有了,陆续有人上线访问。但来的人还是太少,有时为了不让来的网友无功而返,经常出现三个开发者共同陪一人玩的情形,或是一个人同时开三个ID,一个人同时扮演三个角色,这样只要一有网友上来,游戏就可以玩起来,但不能老这样,联众为此想出小花样在首页贴出通知:“请大家集中在中午过来,这时人比较多,联众公司人员也在”。陆陆续续有一些人来了,大都是抱着“看看鲍岳桥他们又做了些什么”的想法来的。1998年6月18日,东方网景在首页为联众开通做了一条预告,那天联众的点击次数超过了1000次。发现这招挺管用,三个人就去很多网站的论坛里贴了很多广告帖子。为了庆祝玩家“坐满8张桌子”,鲍岳桥特意将那张网页保存下来,作为骄傲的证明和纪念。后来,一些媒体陆续开始报道联众。事实上,网民的实际关注大大超过了鲍岳桥的预期。1998年8月5日,联众第一次全面升级,由于没有想到会有大量的下载情况,造成整个服务器专线因超负荷瘫痪了两天。1998年10月23日,联众第二次全面升级,升级版本下载量使得东方网景线路再次瘫痪。到年底,网站注册用户超过5万,平均在线游戏人数高峰时也超过1000人以上,比预想的高了5倍,很快超过国内其他对手,成为国内最大的在线游戏网站,而台湾的那个游戏站点还在原地踏步。当在线人数又把台湾站点甩在后面时,三人兴奋至极。联众横空出世,还有一个原因是中国围棋在那几年也开始走出低谷,而且一批国手在联众上下棋。聂卫平和马晓春很早就到联众下棋。[淘股吧]1998年9月,马晓春来到了马连洼,联众简陋得让马晓春都不知道该往哪个地方坐。马晓春是为了网上俱乐部的事情而来的,想依托联众的平台在网上教人下棋赚钱,鲍岳桥乘机拉着马晓春下了一盘指导棋。虽然后来马晓春通过联众进行网上围棋指导的尝试无疾而终了,但鲍岳桥通过围棋名人提高联众知名度的努力却一直没有停过。方天丰八段先于马晓春之前来到联众,联众帖出通知说方天丰要来,没人相信,等方天丰真的来了,没人和方天丰下棋。没办法,鲍岳桥只好面对面地在网上先和方天丰下了一盘,方天丰让七子,鲍岳桥赢了。在一边的玩家说,不是鲍岳桥下得好,而是“所谓”的方天丰下的太烂,于是网友们把联众公认的围棋高手找来和方天丰下,方天丰让四子,方天丰获胜,网友这才认定这个是真的方天丰,于是都抢着和方天丰下。鲍岳桥由此认识到名人对联众的意义。国少余平来联众的时候也和马晓春一样,大家一起吃了顿饭,下了几盘指导棋。让鲍岳桥吃惊的是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天的晚上,余平居然自发的和网友下棋。余平后来经常在联众下棋,发展了很多弟子。余平甚至会组织一批人到别的围棋网站挑战,一来二去,就把人气带动起来。老鲍认为,余平对联众的发展功莫大焉,正是这种高水平的职业棋手的加入,让联众有了很好的口碑和影响力。鲍岳桥也借此与“聂马”等国手下过多盘指导棋,特别是马晓春连拿两个世界冠军的那一两年,很多人托鲍岳桥请马晓春吃饭,饭后自然会下指导棋,鲍岳桥也会跟着下一盘,一般要对方让到4到5个子的样子。老鲍说,IT圈子内棋力最高的当属两个人,一个是原来金山西山居的裘新,另一个是前搜狐的王建军,这两个人老鲍和他们下都要对方让一到两子的样子。中搜CEO陈沛的棋力不错,也比老鲍强一些,但与前两人下时需要对方让先。老鲍与王建军的认识很偶然,联众和搜狐一起到北京电信局放服务器,位置不远。两个人同一时间去看服务器的运行情况,于是,瞎聊了两句,一聊发现,两个人是同一个大学毕业,一个专业的师兄弟,同是杭州大学学数学的,老鲍1985入学,比王建军高两届。但在棋力上,王建军要高一些,王建军的棋力在业余五段以上,属于业余强豪,曾经拿过炎黄杯业余世界围棋锦标赛的冠军,也算是世界冠军,很厉害。一开始联众的商业计划是,等联众发展到一定程度——先免费做上半年或一年的时间,等到有一定数量规模的用户之后,就要考虑向用户收取会员费。5000个用户,每人每年100元,如果有60%的人愿意交费,就是几十万元。而在赢利之前,三人不需把全部精力投入到网络游戏上,把互联网作为公司长远的一个项目,为了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营,可以利用自己的技术,做一些短平快的产品。实际做起来,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一方面,互联网在中国仍处于起步阶段,用户喜欢的是免费的概念;另一方面,一旦投入开发,联众四人(三个创始人加上后来又招的一个人)发现自己的精力实际很有限,这时再去做其他东西,可能两者都做不好。几个月过去,几个人静下心来讨论,最终商定,这个站点不想在短期内赢利,在还有资金的情况下,就尽量把这个站点做好,做大,最终把它做成一个“全世界最大的中文在线游戏站点”,通过一年或更长时间,积累无形资产,然后再利用融资的方式,使网站有一个较大的发展。此时,幸运之神向联众微笑了。实力雄厚的中公网主持经营的副总谢文与朋友在电话里聊天,对方告之最近在网上玩游戏玩得不亦乐乎。谢文记下了网址,登录进去,旋即上瘾,一直忙于收购网络公司的他动了收购联众的念头。按照网页上留的电话打,没人接,发邮件,没人回。谢文无奈派人去找,终于在上地的那家破旅店找到了鲍岳桥他们。[淘股吧]鲍岳桥他们三个人一起去见谢文,当看到谢文正在办公室电脑前联众平台上下棋的时候,鲍岳桥立马乐了,直觉上觉得有戏。谢文问联众值多少,有了一些谈判经验的鲍岳桥毫不犹豫地说值500万元,并做好了讨价还价的准备。“OK!500万没问题”,谢文非常爽快。谈了三次,方案便敲定。很多人都说老鲍500万元卖掉联众卖低了。对鲍岳桥来说,三个人,一年投入了20万,加上三个人的工资和其他成本,也就是50万的样子,10倍的价格,可以了。在中公网之前,其实也有人找过联众谈收购的事情。这缘于《IT经理世界》上当时一个叫王超1的记者写的一篇关于联众的文章,不久,一个叫黄大成的人把电话打到鲍岳桥家里说看了那篇文章要与鲍岳桥见面谈合作。鲍岳桥与黄大成见了面,黄大成1966年生人,比鲍岳桥大一岁,也是浙江人,准确说是浙江温州乐清人,是从中国富豪云集的乐清走出来的。黄大成是杭州恒生电子公司的老板,公司开发的恒生软件占国内证券股票界软件市场的2/3。黄大成不看好联众,但他看好鲍岳桥这三个人,他希望能把联众买下来,然后请鲍岳桥三人帮着他开发软件。还有两个公司当时也看好联众或者鲍岳桥三人,一个是实达,当时很强悍的PC和显示器厂商,他们想进软件业,后来投资了东方铭泰的何恩培兄弟;另一个是263的李小龙,263很想收下联众,用联众吸引用户来上263。鲍岳桥当时来者不拒,给他们报了个600万元的价格。其中还是黄大成最积极,也最诚恳,他们也不要求控股,到1998年年底,双方基本达成共识,都草签了协议,不过,年后恒生董事会上否决了这个投资。但即便如此,黄大成和鲍岳桥却成为好朋友,两个人经常见面,一起讨论投资或其他问题。因为有了之前600万元的报价过高的问题,因此,当谢文要鲍岳桥出价,鲍岳桥三人商量后觉得500万元合适。但占多少股份,没想好。谢文后来带着鲍岳桥去见康健,康健对这个价格没异议,只是希望多占点股份,鲍岳桥三个人也想保留点股份,因此,双方协商的结果是八二开,中公网八,三个创始人二,考虑到20%没法均分,于是变成了中公网79%,三个创始人每人7%,一共21%1。1999年前后,互联网正是资本市场的宠儿,象联众这样的有用户数,有粘性,有想象空间,也有技术含量的项目并不多,正常的估值在2000万元~3000万元的样子,因此,网上有人骂谢文是收购第一黑。骂着骂着,中公网开始增资,最后变成了1000万元,于是也就有了500万元和1000万元收购两个不同的数字。对于这次收购,当时的《电脑报》用了几个整版来报道,第一个版面就说“老鲍成功了”,这是当时国内IT界最有影响的媒体所给的肯定。即使很多年后想起来,鲍岳桥依然觉得很高兴。不管是500万元还是1000万元,其实对海虹来说,都是小钱。这边,由于海虹股份间接控股中公网,因此,也就变成了海虹股份控股联众,一夜之间,海虹就成为中国资本市场质地最优的网络股。对应的,康健和海虹获取的回报至少是100倍以上。2006年10月11日,“2006胡润百富榜”在上海揭晓,海南首富是一个叫林宗岐的人,总财富为12.5亿元。档案资料显示,林宗岐生于1933年,1950年在中国外交学院学习,1954年在中国外交部办公厅工作,1993年离休。经调查,林宗岐为康健母亲,也是康健在海虹等多个公司的代持人。2007年4月,海虹股份的整个市值已经达到了104.86亿,作为海虹持股23.4%的大股东中海恒的实际控制人,康健的个人财富自然是水涨船高,达到25亿之多。海虹的另一大间接功用是成就了诸多对网络股有概念和认可的民间股神,他们中的一位后来在互联网业内鼎鼎大名,他就是天涯社区的实际控制人刑明。天涯社区本是海南在线上的一个股票论坛衍生而来,刑明也本是海南某一公务员,正是海虹这只兼具海南概念和互联网概念的股票让刑明完成自己的原始积累,据说,刑明在这只股票上赢得了2000万的身家。而更多的海虹炒家由此开始醉心互联网概念股票的投资,腾讯2004年在香港上市后,就有一大批内地炒家奔到香港买腾讯股票,这都要感谢海虹的活生生的市场教育。《老榕卖枣》[淘股吧]《中欧商业评论》·2012年10月守着一堆宝却只能受穷,难道不能做点什么吗?没有资金没有人脉,可有互联网,有微博,有维吾尔志愿者,还有老乡的信任。文/潘东燕图/黄甸我有一个朋友,去了一趟新疆后再也没回来,他在那定居了。我问他为什么,他给我回了四个字——美不胜收。刘敬文没有在新疆定居,但张萍的魂却被新疆勾走了。张萍是刘敬文的媳妇,之前在华为工作,后来自己开网店。在去喀什探望身为援疆社工的刘敬文后,张萍关了网店,留在了新疆。她倒不是因为“美不胜收”,而是因为“维吉达尼”。“维吉达尼”(Vizdan),维语中的“良心”一词。现在,“维吉达尼”是喀什一家农产品贸易公司,创立人就是张萍夫妇,还有另外两个志同道合的朋友陈军军、向君,外加一个土生土长的当地小伙——阿穆(麦合穆提·吐尔逊)。叫维吉达尼的干果2011年的秋天,收获的季节。刘敬文等5人来到喀什扶助维族残疾人就业。语言不通,好在阿穆特别热心,将业余时间都拿出来帮忙做家庭探访。喀什地区的城市都很小,大部分人生活在农村。令刘敬文印象深刻的是,维族人虽然贫困,残疾人却被照顾得很好。那里民风淳朴,人们友善热情、邻里和谐。每次去探访,他们都会拿出干果招待大家。“真的太好吃了!”刘敬文说。后来才知道,他们每家都有几百公斤干果卖不出去。喀什地广人稀、交通不便、气候复杂,农户分布很散,也几乎都是穆斯林,以维吾尔族为主。这让很多商家望而却步,他们宁愿在乌鲁木齐等交通相对便捷、农产品种植集中的地方从事贸易生意。就这样,喀什成为中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穷到什么程度?全村只有一辆拖拉机,耕作基本靠牛,住的都是干打垒的房子。”农户们以种植干果和养殖业为生,保留着传统的种植和储存方式,很少使用化肥和农药。就拿大枣来说吧,常常要等挂在树上的枣自然风干掉在地上了,才去捡回来存起来,绝对纯天然。在他们眼里,这些都是真主赐给他们的食物,要珍惜和感恩,绝不会对食物做违背良心的事。“对他们来说,死后能否上天堂远比将这些大枣卖出去要重要得多。”家里堆着这么多好东西却只能受穷,这让刘敬文他们很是难受。快到年关时,很多农户手头都很拮据,刘敬文就想,能不能帮忙将探访的几家农户的枣通过网络卖出去。“在维语中,‘良心’怎么说?”刘敬文问阿穆。“维吉达尼。”“好,那我们就将这些干果叫‘维吉达尼’!”一个星期的时间,收购试销的干果、拍照、在网上开一家小店,一切准备完毕。由于缺乏启动资金,农户吐尔逊江甚至把自家的300公斤核桃直接拉过来,主动答应暂时赊账。淘宝店开起来了,每月有几千元的销售额,吐尔逊江家300公斤核桃卖掉了,更多的农户找上门来。淘宝店面临销售瓶颈。“我们需要找更多的人来帮忙!”刘敬文说。他是一个微博控,知道微博上有很多“大牛”热衷公益。在微博名人中翻了翻,刘敬文觉得老榕最合适。他是电子商务行业的知名人物。从老榕的微博来看,这个人“嫉恶如仇”,热心实诚,最重要的是,他也是穆斯林!说干就干,他试着发了几条私信给老榕,老榕竟然很快回复了。刘敬文来劲了,一五一十地把喀什的事向老榕作了“汇报”。“先发几百斤过来我试着卖卖看。”老榕最后回复。好东西,不愁卖“这个事很突然。”老榕说,“我从来没卖过农产品,但又真的想帮他们。”当第一批300斤大枣运到时,老榕的想法是,如果卖不出去就给员工分一分,反正也快到年关了。但见到大枣的“真身”后,老榕吓到了,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大枣。当时,老榕的微博约有27万粉丝,在发了几条微博推广后,300斤大枣在三天内卖光了,还有很多回头客来催货。“赶紧将最穷的那家农户的枣全部发过来!”老榕发私信给刘敬文。“有好几千斤啊!”“运过来!”郁闷的是,即便是空运,这批货也在路上走了12天。原来,喀什每周只有三个航班直达北京,时逢年关,每个航班都很满,没有多余空间装货。在等了五个航班后才赶上一趟。“你们的枣是用毛驴拉到北京的吗?”下了订单却收不到货的顾客抱怨道。客服人员不得不一直赔礼道歉。“这样不行!铁路和公路总该靠谱一些吧?”老榕想。结果通过火车运送的货整整走了14天,最夸张是汽车,走了近40天才到北京,其中一半的枣都没法再卖了。喀什和北京相隔超过4000公里,一路上气候复杂,洪水泥石流沙尘暴齐全了。“南疆是中国的另一个世界,一年中有半年都是很恶劣的天气。刘敬文他们给我发照片,那里的沙尘暴是卷着小石块的,就像《终结者4》中的场景。”老榕说。最后他们还是决定通过航空运送,整体来说更靠谱一些。通过老榕的微博推广,刘敬文他们探访的十多家农户积压的干果在年前都卖光了,这在过去是无法想象的。农户艾山江家盖起了新楼房,吐尔逊江家的大儿子终于敢给心爱的姑娘下聘礼了,小女儿继续背起书包去上学了。在刘敬文他们看来,这个事就算是结束了。没成想,过完年回到喀什,农户们“不干了”,老榕也“不干了”。“今年秋天的干果就靠你们啦!”一位农户对刘敬文说。“顾客的重复购买率很高啊,回头客很多!”老榕发私信给刘敬文。“那继续做下去?”“当然,我的预感是,这个事可以做很大!原来我以为好卖是因为遇到年关,现在看来,是因为我们卖的是‘好东西’,这些‘好东西’在其他地方不好找!”在老榕的建议下,刘敬文召集志愿者们一起商议以企业组织商业化运作喀什农户的干果的想法,没想到大家都很兴奋。每次去农户家都受到热情招待,微博网友们的支持,还有顾客的认可,这让他们很有成就感。特别是阿穆,他辞了海关的工作。“维吉达尼将是我终身的事业。”阿穆说。他家在农村,家里也种植干果,好的孬的,怎么储存分类,他都非常熟悉。作为贺礼,老榕赞助了他们一辆东风小康货车。3月21日,公司开张了。微博时代的新渠道“我们做了三个月就初具规模了,每周都需要采购,量也越来越大。现在,平均每天都能卖出两三百斤干果,最多的时候有五百多斤。干果这行,淡旺季明显,我们需要做完一个周期(一年)后,再总结下一步的经营策略。”李仰盟说。李仰盟原是活跃在天津的一个干果商人,老榕决定投身干果电商后,将他请来组建团队负责干果业务。在李仰盟看来,维吉达尼的干果之所以卖得好,三个月就实现盈亏平衡,一是因为东西好,价格低,纯天然,口感好,营养价值高;二是因为有公益性质,老榕在网友中颇有号召力,借助薛蛮子、姚晨、周鸿、王利芬、徐小平、牛文文等人的微博转发,维吉达尼的知名度迅速铺开,品牌公信力也日渐提升。说到价格,老榕说:“我家附近有一个新疆特产店,卖的新疆大枣也很正宗,价格是每斤280元,我们只卖几十元。”维吉达尼和老榕的6688网站在分工上发挥各自所长,维吉达尼负责农户探访和农产品收购,6688负责产品分拣包装和销售推广。在推广上,以老榕和维吉达尼的微博为主要窗口。在营销上,老榕也费了一番心思。如果你打开维吉达尼的网站,映入眼帘的是淳朴的维族农户,全家人捧着自己种的农产品希望大家支持购买。“吐尔逊江大叔请大家帮忙,绿色葡萄干出来了”、“克热木江请大家尝尝吊死干”,农户们朴实诚恳,令人难以拒绝。原来维吉达尼的团队在做探访时给每家农户都制作了档案,包括家庭情况、种植的农作物,以及收入情况等,农作物从种下去到果实丰收的全过程都有拍照,将农户和干果的信息图文并茂呈现在微博和网站上,让消费者更直接地感知喀什,对农户更加了解,对干果更有感觉。同时,老榕还考虑了公益营销。如针对雪菊推出的以“你消费,我捐款”为口号的为南疆农村儿童大病保险募捐的雪菊销售,微博大牛们纷纷转发以示支持,如今已经募款超过30000元。在产品卖相上,他们也特别用心。有些产品卖相并不好,比如枣的表面都开裂了,有的枣上还沾着泥土,但老榕坚持不对干果做任何加工,“我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让顾客感受一下南疆泥土的芬芳。”这是个好生意8月19日,维吾尔农户迎来了每年一度的肉孜节(开斋节)。农户艾山江邀请维吉达尼的团队到家里一起过节。维吉达尼的员工们给村里的贫困农户送去大米,问候他们节日快乐,他们和维吾尔农户的感情在交流中越来越深。“南疆的生意很多人不愿意去做,我们这次能比较顺利,原因很多。”老榕说,“首先我们有本地化团队,非常了解当地的文化和境况。说实话,穆斯林多多少少有一些排外,而我和阿穆都是穆斯林,这层隔膜就不存在了。穆斯林有自己独特的风俗习惯、宗教关系和社会习气,大家都信真主,在那边做生意,有另一套信用体系。当然协议还是要签的,但其实不是那么重要。”确实,好多农民自发来帮维吉达尼搬送货物,不要任何报酬,因为他们觉得你是在帮他们村里的人。很多人有疑问,这个偶发于公益的生意能做大吗?6688副总裁郑永寿说:“就拿大枣来说吧,喀什地区的大枣丰收时,总量不少于10万吨,这个数字来自当地的新闻媒体,量绝对不是问题。这是个好生意,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都很丰厚。”现在,维吉达尼的干果已经从最初的大枣、葡萄干、巴达木,发展到二十多个种类。至于干果销售的淡旺季问题,南疆地区气候多样,除了干果,其他农作物的种类也很丰富。比如今年夏天维吉达尼就开发了雪菊、枸杞等适合夏季销售的产品,以平衡淡旺季销售额波动的问题。对于物流,由于维吉达尼已经实现企业化运作,与农户提前预订农产品,每次按6688的订单预估运足货物,保障他们半个月以上的销售,基本可以控制物流不便对销售的影响。“现在是淡季,但8月份的销售额还是超过60万了。我们现在覆盖的农户已经超过100家。未来我们要打造的是一个基于社交网络和电子商务的新疆农产品品牌。”刘敬文说,“供应链那边,继续深入与农户合作,支持他们保持传统种植和天然无添加的好习惯,同时会考虑反向组织农户生产;品牌推广方面,继续通过微博进行品牌传播;渠道方面,继续和老榕保持战略合作,通过电子商务进行销售。现在维吉达尼的员工月收入都在5000元左右,这在喀什可是高收入。”这几天,北京下了一场秋雨,气温骤降。维吉达尼在6688网站上的位置,悄然被放到了第一屏,因为干果销售的旺季又要到了。“传统种植,天然风干,绝无加工,手工精选,农户直供”,这是维吉达尼的品牌理念。在食品安全问题重重的当下,维吉达尼的出现令人欣慰。维吉达尼和老榕的干果生意才刚刚起步,由于源起于公益,公益自然成为最好的营销出口和品牌立足点,但在商业化运作的过程中,如何平衡公益和商业的关系,把握公益营销的尺度,是维吉达尼和老榕下一步必须要思考的问题。附文农户故事【姓名】:伊布拉依木【地址】:疏附县吾库萨克乡【主产】:小圆枣【故事】:认识伊布拉依木老人家很偶然,我们去喀什吾库萨克乡寻访会制作维吾尔传统乐器的民间艺人,路遇伊布拉依木老人,他很热情帮忙带路,最后还邀请我们去他家做客。伊布拉依木老人家堆满了小圆枣,他说这种枣是可以治病的,他今年70岁了,下地干活,赶驴车,丝毫不比巴郎子差。他家有几百棵枣树,都是野生的,恰好长在他的地里。年纪最大、最粗壮的一棵已经超过500年,他小时候觉得那棵枣树很高很粗壮,现在他老了,枣树还是很高很粗壮。他的曾祖父曾说,那棵500年的枣树救过他一命。在曾祖父小时候,突然一天肚子疼得厉害,天翻地覆,母亲从枣树上摇下小圆枣,用热水泡开,连喝了几天好转了。现在,内地引种的大枣占据了市场,小圆枣的销路不好,伊布拉依木并不担忧,每年8月枣子成熟,他仍然会准时赶着驴车去地里把枣子摇下来。他的媳妇、女儿生宝宝的时候,都是喝这个红枣水,对他而言。小圆枣就像生活中老朋友的问候,日常而温暖。《老榕卖枣》能成功除了老榕的个人因素外,还是微博的普及离不开,而老榕又是微博达人,所以发生的事都是顺理成章的事,这其实与过去苹果西瓜难卖的事,通过传统媒体一经报到,立马能解决是一个道理,但互联网的互动是超越传统媒体的。十几年前的时候,国际资本市场对门户网站和B2B类互联网公司是最欢迎的,因为以那个时代的认知,这类业务是最快最容易产生经济利益的,所以8848和联众最终都成不了综艺股份和海虹控股的支柱。而在国内,B2C根本就不具备今天1/100都不到的商业基础,更别说现在因智能手机普及带来的SNS大爆发了。如果8848和联众能成功定位和转型升级,8848一定会成为今天的淘宝,淘宝最多只能位居其二,联众一定会成为今天资本市场的热门掌趣科技。可惜没有那么多如果。上海梅林是成不了淘宝的,上海的高层说过了上海国资不具备这样的创新眼光。第一次互联网浪潮对中国资本市场和互联网行业来说,都是失去也很多,收获也很多。第一次互联网浪潮带有强烈的时代烙印,如果只是从资本市场的角度来看,第一次互联网浪潮暴风过后一年之后,上证指数摸高2245点,又面临资本市场四年多的大低潮,造成资本市场和绝大多数上市公司对互联网行业基本是漠视的。许多上市非常早的传统公司基于对互联风风潮过后的冷清,对技术创新产业也远离,更加上这些公司的创业者如今都到了寻找接班人的年代,一直守着那些曾经辉煌过的过时产业,错过了最好的发展时期,终究有一天会被资本市场唾弃。直接2006年年底,中国资本市场才迎来了纯粹的互联网第一股,网盛科技,也就是今天的生意宝 002095,网盛科技是他的曾用名。大白菜,好亲切的名字,这个帖子很用心,谢谢提供的资料,辛苦哒~~[淘股吧]我刚才百度了一下FACEBOOK相关概念公司,1002467二六三2300113顺网科技3300288朗玛信息4603000人民网5300104乐视网6300052中青宝7002095生意宝8002148北纬通信9600880博瑞传播10002261拓维信息11300002神州泰岳12600637百视通13300058蓝色光标上海梅林可惜了,本该成为更早的淘宝。第一次互联网革命,很象是炒股运动,不管炒得早还是炒得晚,只有有眼光的人,才能够做大。记得当年妹林9涨停,接着一个跌停的时候我冲进去了,后来涨到32跑了。想想那时候傻傻的我,感慨万千。握手[淘股吧]原帖由股市职业3段在2013-07-2608:45发表上海梅林可惜了,本该成为更早的淘宝。第一次互联网革命,很象是炒股运动,不管炒得早还是炒得晚,只有有眼光的人,才能够做大。记得当年妹林9涨停,接着一个跌停的时候我冲进去了,后来涨到32跑了。想想那时候傻傻的我,感慨万千。

栏目列表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