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微信游戏接口

泛娱乐大时代下IP使用的新趋势-GameRes游资网

出乎意料的是,今年手游市场增长超出业内普遍预期,达到近80%的同比增长率。多种分发模式的成熟,如信息流广告等,为今年手游行业的增长提供了支持。手机厂商在2017年Q1实际销量,出现了习惯性的负增长。总体来看,整个游戏行业呈现用户增长乏力,但流量来源多元化的特征。在前有进入存量市场,后有明星产品压阵的情况下,游戏产品更应挖掘用户红利结束以后的机会。流量红利只是一个方面,全球化、品类细分、产品运营精细化,以及泛娱乐等等都是可以探索的方向。其中泛娱乐,更是早已被证实有足够广阔的前景。行业进入存量市场后,逼迫厂商通过上游撬动用户需求,挖掘长尾流量。因此从去年开始,买量发行成为游戏行业热门的营销套路。全球化方面也颇有成效,今年上半年,国内表现最好的上市公司是IGG,上半年净利润达到5.2亿。IGG旗下主打产品《王国纪元》,月流水更是达到2.7亿元。在存量市场的争夺上,游戏研发方面则呈现精品化趋势,同时为征服要求攀高的细分市场,如二次元用户、军事题材等,游戏必须提高产品质量和创意。和国内市场不同,日本、欧美等海外市场,许多优秀产品的生命周期都至少在3年起步,个别游戏在5年、6年的时间内,畅销榜仍然可以达到畅销榜前20。行业非常喜欢日本动漫IP,但是如果将IP在日本的运营权一同拿到的话,呈现的价值可能非常长远。热门IP多次授权的情况在国内已非常普遍,比如仙剑IP的授权数量十分夸张,很多大公司都出了仙剑IP改编的游戏产品,腾讯、中手游、畅游、数字天空等等,未来还有更多。这造成了用户和渠道的双重困惑,不知到底该玩、该发哪一款仙剑, IP价值被实质性分流。但是,今年4月份,仙剑版权方大宇旗下上海软星自己做了一款《仙剑奇侠传幻璃镜》,跳出了原先框架,给行业和玩家带去了不小震撼,美术风格、游戏感受有了极大的突破。这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思路,拿IP时,是否可以做IP重生式的改编,针对时代特性、年轻一代用户的需求赋予IP新的价值。当然,这建立在版权方是否如此开明的前提下,并考验游戏公司的沟通能力。今年初,狼人杀迅速成为行业风口,同类手游产品辈出,商标竞争激烈,而《狼人杀》原型为海外桌游产品《米勒山谷狼人》,国内狼人杀产品都没有桌游的授权,这如前几年《三国杀》海外桌游原型《Bang》一样,提醒了行业桌游IP的价值。桌游天生就是社交游戏,只不过其游戏环境是线下,其非常适合改编为手机网游产品,事实上在海外,除了推理题材、还有策略类,背景也不止奇幻,还有中世纪、魔幻、科幻等多种类型,成熟产品众多,海外成熟的桌游产品不仅能在玩法上、还能在版权IP合作上能给国内游戏厂商带去不少启发。也许下一个三国杀、狼人杀就隐藏在这些未被中国厂商发掘的桌游产品之中。动漫IP当中,值得一提的反而不是来自海外,高大上的IP而是国内本有,非常接地气的IP。如《葫芦娃》就让很多厂商头疼不知该如何改编,而开发商傲世堂将其改编为一款卡牌游戏,却取得了意想之外的成绩。据傲世堂透露,今年7月份《葫芦娃》手游月收入达到近7000万人民币。行业常识中认为很土、很Low的IP,如果匹配到合适的研发商、采取有效的发行方式,也能迸发出足够的能量。这种现象在单机游戏市场更为明显,比如《熊出没》这个低幼IP,用户喜爱、产品生命周期、变现能力并不弱。事实上,许多国家和地区,会出现国民级IP无法开发的情况,原因可能在于当地没有相应的游戏公司有能力去改编,这种现象在东南亚、中东等地区尤为普遍。比如泰国、印度这两个国家,泰国有泰剧、印度有宝莱坞,当地的文化创意产业其实十分发达,但当地并没有合适的游戏开发商去改编他们的国民级IP,这些IP改编产品如果在当地市场推出完全有可能实现高收入和长生命周期的表现。之前国内游戏行业并不重视配音、配乐工作,但二次元玩家已经完成了对行业的教育。二次元游戏当中,声优占据一款产品口碑比重极大,甚至可以左右一款二次元手游的成功,声优是否豪华甚至成为评判一款二次元游戏是否精品的标准。8月份B站女性向手游《梦100》的声优见面会,仅线上就吸引了37.8万人观看直播,弹幕互动超过11万条,这说明了声优对玩家的强大号召力。另一个例子是盛大游戏最新上线的二次元手游《神无月》,其采取了真人大牌声优花泽香菜和人气虚拟偶像音姬初音未来的联合卖点,与之前所讲到的游戏IP的单角色授权不谋而合。游戏内容深度植入影视剧。影游联动被寄予厚望,但这两年能达到大成的产品并不多,非常可惜。根本原因还是IP和产品的结合度不够,其中有的是因为影视IP自身的原因(剧不够火),也有游戏自身没有做好改编的原因。去年讨论颇多的行业经典案例《倩女幽魂》,就采取了游戏内容深度植入影视剧《微微一笑很倾城》,让影视剧变现成为了游戏的广告。《微微一笑很倾城》热播后,《倩女幽魂》的新进用户量因影视剧翻了数倍,效果惊人。行业内很多公司都在购买影视IP的改编权,但不少影视作品原著是网络小说,我们注意到的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很多神剧的原著作者是女性写手,而不是游戏厂商此前大量购买的男性大神写手的作品,分析原因,女性作家的小说文章结构和其女性视角的写法,更适应以女性用户为主的电视剧市场,而男性作家作品“后宫文、言情戏不足”,导致影视作品改编容易出现与原著不符的情况。行业需要重视女性作家的小说IP、影视剧改编权的购买。某种意义上来说,狼人杀和综艺互相成就,狼人杀提供基础人气,综艺节目则是狼人杀最牛的游戏广告:观众看直播、打赏,进而下载游戏一气呵成,完全没有意识到看综艺的同时便是心甘情愿在看一支长达数小时的游戏广告。游戏厂商用好IP,要匹配市场现状,更重要的原则是,首先要思考如何杜绝被他人蹭自家IP热度。平白无故为他人做嫁衣,是十分可惜的。大神的小说当然有价值,但抛开这部分来看、小众作品价值更高。小说IP是量最小的IP,问题却很多,仅浅尝辄止。小说有完善的世界观,游戏开发者往往很难有充足的时间重现。而且真正对游戏有价值的,反而是许多小众小说,如《熹妃传》等。高以及更高的成本投入。

栏目列表

广告位